266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266看书 > 梦回大明春 > 233 怂秀才

233 怂秀才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王渊应该庆幸,临清还没有郡王封地,否则拆迁工作那才叫难搞呢。
  
  山东有个鲁王,这很多人都知道。
  
  但还有个德王,封地在德州,后来迁到济南,其藩国名称自然是德国。再过几十年,德王有个儿子就要分到临清,建立临清郡国,王渊修水库那片地皮全都要被划走。
  
  此时却没有那么许多麻烦,只涉及到路氏、柳氏、刑氏三个地方大族而已。
  
  路氏先祖在元代做过高官,到明代安心种地经商,暂时没有出过什么官员。
  
  柳氏乃世袭军官家族,在本地很有实力,目前有个族人因功累迁密云参将。
  
  刑氏属于明初山西洪洞移民,弘治朝出了一个州判。如今无人当官,但有一个国子监生,还有好几个秀才。
  
  最先跳出来反对修水库的,居然是邢家那几个秀才!
  
  他们不敢公开串联闹事,只敢到处张贴大字报。
  
  这属于明代秀才的惯用伎俩,朱元璋时期就明令禁止,但随着时间发展却愈演愈烈。明晚期的东林党,那真是把大字报艺术发展到巅峰,有些大字报写得文采斐然,知州、知县一边派人查禁,一边暗自品味、拍案叫绝。
  
  ……
  
  大半夜。
  
  袁达拖着一个秀才大喊:“二哥,逮到一个!”
  
  那秀才年约二十许,被袁达揪着衣领,犹如提鸡仔般往前拽。他胀红着脸大喊:“你这贼厮,快放开我。吾乃临清州学廪生,是有功名的,如此拖拽成何体统!”
  
  袁达怒道:“再吵就打死你!老子为了抓人,六天晚上没睡觉,蹲在树上冻得要死,正愁找不到撒气的!”
  
  那秀才估计刚被打过,此时也不敢嚣张,只嘴硬道:“有辱斯文,实在有辱斯文。”
  
  王渊穿好衣服从屋里出来,笑道:“放开他。”
  
  袁达随手一摔,呵斥说:“不许再跑!”
  
  秀才被带得一个踉跄,好不容易站稳,整理衣襟问:“你便是翰林院王学士?”
  
  王渊点头说:“既知我是翰林院侍读学士,为何连基本的士子礼仪都不懂?”
  
  秀才只得作揖行礼:“王学士职位清贵,为何不在翰林院辅佐圣君,反而来山东惊扰地方?”
  
  “我怎么惊扰地方了?”王渊问道。
  
  秀才挺直腰杆说:“王学士水库选址,方圆数里皆为沃土。那些上等良田,一年可种出多少粮食,可以活命多少百姓?就因王学士一声令下,无数良田皆成泽国,此扰民害民之举也,望王学士三思而后行之!”
  
  王渊也不生气,更懒得戳穿其动机,只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
  秀才昂首挺胸道:“君子光明磊落,行不改名,坐不改姓,临清州学廪生刑泰是也!”
  
  王渊又说:“我问你,可知漕河堵塞一日,沿河运军要耗多少粮食?南北商船要损失多少银子?”
  
  刑泰哪里知道这些,答道:“应该不少。”
  
  王渊笑道:“我告诉你。建水库所淹良田,比如漕运和商船损失,犹如九牛之一毛也。”
  
  刑泰嘴硬道:“即便如此,王学士也可以挑选荒地,再不济也该挑选下田修水库,何必要淹没沃土肥田?”
  
  “你懂水利吗?”王渊问道。
  
  “略懂。”刑泰说。
  
  王渊骂道:“你懂个屁!若是建水库能随意选址,老子吃饱了撑的,才会把上好的肥田给占了!”
  
  刑泰愤然不语,不知如何反驳。
  
  王渊继续说道:“所征之地,肯定要赔偿。我这还在跟田主商量呢,你就迫不及待蹦出来做什么?难道嫌我太客气,想换一个二话不说就强行征地的昏官过来!”
  
  刑泰欲言又止,他是个秀才,只敢悄悄贴大字报,真没胆子跟翰林院侍读学士当面辩论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