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6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266看书 > 我在聊斋写小说 > 第三百零六章 对阵公孙玲珑:白马非马!

第三百零六章 对阵公孙玲珑:白马非马!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小贤庄内。
  
  公孙玲珑嗲着嗓音,装腔作势,捏着兰花指冲着伏念“娇滴滴”道:“小女子玲珑,久闻齐鲁之地多名士,学识渊博,能言善辩……
  
  故此不远千里前来讨教辨合之术,还望不吝赐教……”
  
  这女人也不知哪里来的自信,一身肥肉,容貌奇丑,偏偏还以美人自居,言语之间更是咄咄逼人。
  
  她所谓的辨合之术,正是源自于公孙家。
  
  公孙家当年也曾经辉煌一时,只可惜太过于非主流而日渐式微。
  
  简单来说,名家推崇的所谓辨合实则就是诡辨。
  
  也可简单称之为逞口舌之快的杠精,没什么卵用,能唬人一时却唬不了一世,自然也就难逃衰落的下场。
  
  有个经典的事例可见一斑。
  
  说的是有那么一天,公孙家有个先辈公孙龙前去拜访庄子。
  
  其时,庄子正与一友人刚刚摆上酒菜准备饮酒。
  
  公孙龙一见盘中有只烧鸡便很开心地说:“看来庄兄知道我喜欢吃鸡腿,特意为我准备了下酒菜。”
  
  庄子故意刁难:“公孙兄,鸡只有一只,鸡腿只有两个,我与友人都喜欢吃鸡腿,你后来总不能占先吧?”
  
  公孙龙一听来劲了。
  
  这还得了?我可是当世诡辩大师,这要不辨个输赢出来且不显得我没本事?
  
  于是便道:“鸡腿明明有三只,庄兄为何骗我?”
  
  庄子道:“那请公孙兄当面数一数,先说好,不许重复数数。”
  
  公孙龙一脸傲然:“绝不重复!”
  
  然后伸手指向左鸡腿:“这是不是鸡腿?”
  
  庄子应道:“是!”
  
  公孙龙又指向右鸡腿:“这是不是鸡腿?”
  
  庄子应道:“是!”
  
  公孙龙面露得色,同时伸出两根手指指向鸡的左腿和右腿:“这是不是鸡腿?”
  
  庄子:“是……但是……”
  
  没等庄子说完,公孙龙诡辩道:“很好,你回答了三次是,这就意味着鸡有三条腿。而我刚才也没有重复数……”
  
  这明显就是偷换概念。
  
  就好比说你、我,明明是两个人,非有个杠精要说成你、我、我们,两个变成了三个……
  
  不过这一次公孙龙却吃了个鳖,庄子何等人也?
  
  懒的跟你狡辩,你说三足就三足好了。
  
  于是乎,庄子笑道:“好,是我错了,公孙兄说的有理。不过我是此间主人,理因由我来分配鸡腿……”
  
  随后撕下左鸡腿放在自己碗中,撕下右鸡腿放在朋友碗中。
  
  然后冲着又冲着公孙龙笑道:“好了公孙兄,你所说的第三条鸡腿便归你了……”
  
  公孙龙当场目瞪眼呆。
  
  言归正传。
  
  公孙玲珑一讲完,没等伏念开口,李斯便抢先道:“儒家多的是饱学之术,在小圣贤庄论学问也颇合时宜。”
  
  此话一出,伏念还有什么好说的?
  
  明知这是李斯设的圈套,想要让儒家当众丢脸,但也不好拒绝,毕竟李斯是大秦丞相,而桑海又在大秦境内,不得不忍让。
  
  再说了,他也咽不下这口气,总不能让一个小丑一般的女人在小圣贤庄耀武扬威,失了儒家的气度。
  
  于是,便派了一个叫子慕的弟子上场论辩。
  
  第一回合,以鸟为题。
  
  公孙玲珑问:“请问兄台可知道鸟?”
  
  子慕老老实实回答:“知道!”
  
  公孙玲珑:“那你可知道天上的飞鸟是快乐还是不快乐?”
  
  子慕还算机警,反问:“那玲珑姑娘可知道它们快不快乐?”
  
  公孙玲珑:“当然是快乐的。”
  
  子慕:“此言差矣,公孙先生又不是鸟,又怎知它们快不快乐?”
  
  公孙玲珑不由得意地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,这位兄台,你也不是我,又怎知我不知道鸟儿快乐不快乐?”
  
  “这……”
  
  子慕一时语塞。
  
  很明显,这家伙学艺不精,恐怕没读过《庄子·秋水》。
  
  在这篇文章里,庄子与名家的创始人惠施便有过这么一段关于“子非鱼,焉知鱼之乐”的精彩对辨。
  
  公孙玲珑分明就是盗用了这篇文章的对辨内容,只是将鱼改成了鸟。
  
  当然,这也不能全怪子慕,毕竟庄子属于道家,而他是儒家弟子,没读过道家典籍也不算丢脸。
  
  而公孙玲珑也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投机取巧。
  
  当然,她的杠精本领也非浪得虚传,否则也不会入李斯的法眼,传程带到小圣贤庄来恶心一众曾经的儒家同门。
  
  接下来又进了几个回全,儒家弟子竟然全部落败。
  
  这倒不是说他们的学识不如公孙玲珑,而是双方论辨的题目全是由公孙玲珑提出的,自然是早就下足了功课。
  
  再加上儒家弟子一向喜欢引经据典,而公孙玲珑却反其道而行之,故意套用,实则是歪曲一些儒家先贤说过的一些话……
  
  这就有点像是江湖中人盛传的一句老话:乱拳打死老师傅。
  
  简单来说,公孙玲珑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,全都是偷换概念,强词夺理,强行诡辨,令一众儒生阵脚大乱,无言以对。
  
  连胜几场,公孙玲珑更是一脸自负,极尽嘲讽之言。
  
  这时,张良实在是忍不住了,正准备亲自上场……
  
  其实他是有把握对付公孙玲珑的,但他毕竟是小圣贤庄的三当家,不到最后关头岂能轻易出面?
  
  再说了,他着实是有些厌恶这女人……
  
  “哟,你们儒家这是没人了么?怎么连我一个小女子都辨不过,真是让人家失望……”
  
  “呵呵,要论这天下脸皮最厚者,恐怕非你公孙玲珑莫属了。”
  
  这时,厅中突然响起了一声讥讽地笑声。
  
  “谁?”
  
  公孙玲珑脸色大变,一脸羞怒地循声望去。
  
  “本人顾鸣,儒家弟子!”
  
  随着话音,顾鸣悠悠然迈着方步走进大厅。
  
  此时,他的衣服已经换上了与大厅里的一众儒家弟子差不多的服饰。
  
  要说起这身衣服的由来……真的是一言难尽。
  
  顾鸣通过入口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,第一感觉是有点凉嗖嗖,轻飘飘的,总之有点怪怪的。
  
  下意识一低头……
  
  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  
  因为,他全身上下竟然是清洁溜溜的。
  
  这时顾鸣方才忆起系统早有提醒,说是穿越该世界是无法携带除系统之外的道具的。
  
  故而,身上的衣衫在穿越之时便消失无踪了。
  
  其实这一点顾鸣早有心理准备,在出发之前便已经将随身物品放在家里,比如平日里放在随身包裹里的金银之物、酒啊肉干啊什么的。
  
  只是一时间没有想到衣服上面去……当然,就算想到了,他也不可能把衣衫放在家里,光溜溜出发吧?
  
  所以老话说的好,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。
  
  万幸的是,他出现的地方乃是一个静悄悄的小院,没看到人影,要是出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,后果……光想一想那种场面,顾鸣都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  
  当然,这笑声属于自嘲,还包括了他看到院中刚好晾着一套衣衫,也就是他现在所穿的这套。
  
  嗯,现在而今眼目下,也没其它法子可想了,只能应应急先。
  
  大不了以后有钱了还套新的便是。
  
  于是,顾鸣换上了衣衫出了院子,再找人打听了一番方才知道这里乃是桑海,而且还听说有大人物去了小圣贤庄。
  
  顾鸣当即猜测多半就是李斯。
  
  如果是扶苏公子的话,排场肯定比现在更大。
  
  于是便一路来到小圣贤庄。
  
  虽说庄外有大批秦军,但这哪里难得倒顾鸣?一个瞬移便来到了厅前。
  
  一来便听到公孙玲珑冷嘲热讽。
  
  虽说顾鸣非这个世界的人,但同属儒家,又岂能容忍这个丑人多作怪的女人出言羞辱儒家?
  
  诡辩是不?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