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6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266看书 > 我在聊斋写小说 > 第三百一十三章 红莲公主

第三百一十三章 红莲公主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盖聂心里一惊,下意识想松开手。
  
  哪知,握在手心里的那只略带冰凉的小手却固执地不肯松开。
  
  虽然力量很柔弱,但表达的意思却很明显。
  
  既然抓住了,就绝不放手!
  
  “我不要……等有一天……就要……现在!”
  
  端木蓉不时何时睁开了双眸,一脸痴迷地看着盖聂喃喃地说。
  
  “端木姑娘,在下……”
  
  “扶我起来,好吗?”
  
  端木蓉知道盖聂想说什么,但是她不想听。
  
  她只想听前面的话,只想听那句“我也在乎你”。
  
  因为她知道,想从盖聂口中听到“喜欢你”这样的字眼几乎是不可能的,能说出“在乎你”这个字眼已经难能可贵了。
  
  盖聂犹豫片刻,终于还是伸手将端木蓉扶了起来。
  
  一起身,端木蓉便故作虚弱地依偎到盖聂怀中……
  
  当然,她刚刚醒来的确也有些虚弱,便也不是完全是装的。
  
  只有依偎在这个男人怀里,她的心里才会感觉到踏实,才会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。
  
  “端木姑娘……”
  
  怀中的温香,顿令盖聂身体一僵,嗫嚅着唤了一声。
  
  “嗯!”
  
  端木蓉幸福地应了一声。
  
  “在下……”
  
  “多谢你伴在我身边这么久,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,我愿意……愿意陪着你浪迹天涯。”
  
  说完,端木蓉的脸色变得一片滚烫。
  
  一颗芳心“砰砰”地跳动着。
  
  毕竟,这算是一种很直接的表白了。
  
  虽然有些小小的委屈,但是端木蓉知道,想让盖聂主动表白,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。
  
  那时候,或许她都老了。
  
  “可是……端木姑娘,你也知道在下……”
  
  “我知道,但我不后悔……不要逃避了,好吗?我知道,其实你也……在乎我的对不对?”
  
  盖聂长长叹了一声,稍稍搂紧了端木蓉。
  
  这个动作,也算是一种沉默的回应。
  
  是的,这样的女子,他有什么理由不爱?还有什么理由逃避?
  
  端木蓉没有说话,就这样静静地依偎在盖聂怀里,感觉着他的体温,听着他有力的心跳。
  
  “你的伤,还没有痊愈……”
  
  过了一会,端木蓉轻声道。
  
  “嗯,不过也没什么。”
  
  端木蓉喃喃道:“你放心,等我精神好一点,我一定帮你配副药好生调养,让你恢复天下第一剑客的风采。”
  
  闻言,盖聂由衷道:“多谢端木姑娘。”
  
  这一声谢,不仅仅是因为配药,还包含着很复杂的情绪。
  
  “以后,别再叫我端木姑娘,叫我蓉儿……”
  
  自古最难消受美人恩。
  
  饶是盖聂这样的大英雄,此刻,一颗坚如磐石之心也开始融化。
  
  ……
  
  “太好了,蓉姑娘醒了!”
  
  “这么快?不是说要三五天么?”
  
  “所以说,爱的力量是世间最神奇的力量。”
  
  获知端木蓉醒来的消息,墨家一众人自然欣喜不已,纷纷传递着彼此的喜悦。
  
  “爱的力量是啥?”荆天明站在一边傻呼呼地问。
  
  雪女捂唇娇笑道:“就像你拼死拼活想要去救高月一样……”
  
  “哦,我好像明白了一点什么……”
  
  荆天明人小鬼大地笑了笑。
  
  虽说端木蓉已经配了,但她昏迷已久,身体还很虚弱,尚需调理几日。
  
  照料她的任务,自然就落到了盖聂身上。因为这个时候,没有人比他更合适。
  
  这也是盖聂难得清闲的时候,他可以放下所有的江湖恩怨,放下所有的杂念,一心一意照顾身边的女人。
  
  之后,顾鸣带着潮女妖随同荀子一起去了小圣贤庄。
  
  这一次前来,乃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。
  
  小圣贤庄藏书阁中收藏了大量诸子百家相关的学说,顾鸣自然不想错过集百家之长的机会。
  
  知识,永远都不嫌多。
  
  次日。
  
  张良果然带着卫庄及流沙一众成员来到约定的地点。
  
  一开始他是想直接带到墨家的秘密据点,但墨家一众人认为不妥,在双方意见没有达成一致之前,还是另找地方见面比较妥当。
  
  最终,双方将会晤地点定在北郊一处树林中。
  
  顾鸣自然也带着潮女妖随行,因为这一次会面对他来说将会是一次大事件。
  
  目前,墨家与儒家虽已联手,但双方的理念终究有冲突,全凭张良一个人从中擀旋。
  
  但,张良也仅仅只是起到一个牵线与调和的作用,双方虽然携手合作,但依然还是两股势力,遇上大事件之时,很难做到团结一致。
  
  现在,流沙也要一起联手。
  
  卫庄可是一个骄傲自负的人,岂肯轻易屈居人下?故而他一加入,到时候意见更难统一,搞不好先来个窝里斗。
  
  所以,顾鸣必须要将这三股势力,包括以后将要加入的势力也或是个人拧成一股绳。
  
  如此一来,那就需要一个能够镇住各方人马的人。
  
  而这个人,自然非他自己莫属。
  
  “卫庄大人,红莲公主,好久不见!”
  
  卫庄一行人刚一到场,潮女妖先行从人群里走出来招呼了一声,眼神很是复杂。
  
  毕竟,当年双方明争暗斗,有着太多太多的恩恩怨怨。
  
  卫庄一向稳沉,此时一看清潮女妖的模样却也大惊失色:“明珠夫人?”
  
  “怎么……怎么会……怎么会是你?”
  
  赤练同样也失声惊呼。
  
  赤练,乃是流沙四天王之一,她的名字缘于她驯养的一条蛇王“赤练”,武器也命名为“赤练”。
  
  而她以前的身份乃是韩王之女,也就是红莲公主。
  
  简单来说,潮女妖以前的身份从名义上讲算是她的后娘。只不过只是妾的身份,故而红莲公主从不对这个女人施礼,见面大不了打个招呼。
  
  因为在她的眼中,除了已故的母亲之外,父王身边的女人全都是狐精,不值得她尊重。
  
  但现在,事隔多年,再次见到明珠夫人,红莲不免忆起往昔种种。
  
  以前她是相当痛恨这个女人的,恨不能手刃之。
  
  毕竟,当时潮女妖属于夜幕成员,而夜幕是由姬无夜一手创建,野心勃勃,排除异己,打压朝中大臣。
  
  就连她这个公主,包括她的哥哥韩非都差点被夜幕所害。
  
  但是现在,她早已国破家亡,举目无亲,成日里颠沛流离,飘零于江湖中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。
  
  说不定哪天就死在别人的刀下。
  
  唯一支撑着她活下去的信念,乃是一个男人,那就是卫庄。
  
  早在她还是公主的时候,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。
  
  跟着他,她无缘无悔。
  
  哪怕是终生飘零。
  
  再次见到当年的明珠夫人,红莲本以为自己会恨,但此刻却莫名的恨不起来……
  
  因为害得她国破家亡的并非这个女人,而是大秦铁骑。
  
  相反的,她竟然还涌起了一丝亲切之情。
  
 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她已经没有亲人了,而这个女人,论起来终究还是有点关系的。
  
  一时间,红莲心潮澎湃,无声地流起泪来。
  
  对于红莲的经历,潮女妖已经从顾鸣口中听到了一些,因此,她的心情也很复杂。
  
  “红莲,这些年……苦了你了!”
  
  “你不要假惺惺,我不要你关心,你……你是个坏女人!”
  
  红莲一时间有些情绪失控,冲着潮女妖大声嚷嚷起来。
  
  卫庄一脸懵。
  
  他以为潮女妖早就死于战乱之中,却万万没想到会在如此特殊的时机再一次见面。
  
  看样子,这女人比之当年似乎没有什么变化。
  
  同时,似乎又有了很大的变化。
  
  但是卫庄可以认定这个女人就是潮女妖,而非别人易容假扮。
  
  “红莲,你冷静一点。如今你也走上了和我当年一样的路,你的手中同样沾满了鲜血。
  
  那么你就应该理解我当年的处境,那时候我也是身不由己……”
  
  “我……”
  
  潮女妖这么一说,红莲顿时无言以对。
  
  没错,潮女妖当年乃是夜幕的杀手,而她,现在不一样也是流沙的杀手?
  
  相对而言她杀的人更多。
  
  毕竟潮女妖当年长年呆在深宫,很少外出,自然也就不可能成日里打打杀杀。
  
  但她,这些年来却一直在执行各种各样的任务……
  
  “红莲,身在江湖,身不由己这个理道,已经用不着别人来教你,你体会的够多了。
  
  过去的已经过去,我们要学会放下。
  
  当年,我侥幸躲过了罗网的追手,这些年一直隐居于深山反思。
  
  我们曾经做错了很多事,不管理由是什么,错了就是错了。
  
  但,我们还有将来,我们可以去弥补这一切……
  
  哪怕,再也回不到从前,至少也要坦然地面对未来……”
  
  “呜呜呜~”
  
  红莲积压多年的委屈与悲痛在这一刻彻底释放,不由的蹲下身痛哭起来。
  
  卫庄伸了伸手,似乎想要安慰,却又不知从何说起。
  
  这时,潮女妖走了过去,也跟着蹲下身,将红莲搂在怀中细声安慰:“红莲,不要哭。
  
  曾经,你是一个娇弱的女子,现在不一样纵横于江湖?
  
  或许以前你看不到未来,但从现在开始,这一切都将改变……“
  
  这时,卫庄忍不住走到师哥盖聂面前,一脸疑惑地问:“这女人到底怎么回事?她怎么也在这里?”
  
  盖聂抬手一指顾鸣:“小庄,这位是顾鸣先生,明珠夫人现在乃是先生的侍女。”
  
  “嗯?”
  
  经盖聂这么一指,卫庄不由惊讶地瞟向顾鸣。
  
  这一看,心里不由一惊,因为他完全看不透顾鸣的深浅。
  
  “卫庄大人,在下有礼!”
  
  顾鸣微笑着拱了拱手。
  
  卫庄下意识回了一礼,迟疑道:“不知先生来历?”
  
  “在下只是一介隐士,江湖中并无名望。”
  
  张良走了过来,冲着卫庄道:“卫庄兄,顾先生学识渊博、实力无双,实乃我辈仰慕之辈。”
  
  “哦?”
  
  卫庄眉头一抬,似有些不信。
  
  不过,他了解师兄与张良的个性,能让他俩同时称呼为先生的人又岂会是寻常人?
  
  这时,盖聂也随之提醒了一句:“师弟,顾先生的实力已经达到天人合一之境……”
  
  “天人合一?”
  
  卫庄一脸震惊,看样子依然还是不信。
  
  顾鸣心知卫庄一向心高气傲,这天下间几乎就没有他服气的人,想要让他心悦诚服,光动动嘴皮子可不行。
  
  唯有以实力镇压之。
  
  于是淡淡一笑:“在下无非也是在修炼方面略有心得罢了……”
  
  果然,卫庄当即拱手道:“先生客气了,如若先生不弃,在下倒是想要开开眼界,与先生切磋几招。”
  
  都说高处不胜寒。
  
  以卫庄的实力,一对一的话在江湖中能够与之比肩的人并不多。
  
  故而,一听师哥竟然如此推崇顾鸣,好胜之心由然而生。
  
  顾鸣等的就是这句话。
  
  如果不能让卫庄心悦诚服,还谈什么拧成一股绳?
  
  “既然卫兄有心讨教,那在下也只能却之不恭……”
  
  说话间,顾鸣走开几步,随之抬了抬手:“卫兄请!”
  
  卫庄一脸凝重走了过去,缓缓亮出自己的鲨齿剑。
  
  候了片刻,不由皱眉道:“先生难不成赤手空拳与在下切磋?”
  
  顾鸣笑着摇了摇头:“非也!既然卫兄擅长剑术,在下自然也用剑术对之。
  
  只不过,在下手中无剑,但心中有剑!”
  
  说话间,右手一抬,食指与中指一并,一道剑影竟然凭空而现。
  
  “这……”
  
  卫庄不由大吃一惊。
  
  班大师等人同样也很吃惊,只不过他们都见识过顾鸣腾云驾雾的神通,故而要比卫庄好上一点。
  
  盖聂则低头沉思,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态。
  
  其实顾鸣刚才所说的话与他所领悟的境界意思差不多。
  
  在渊虹剑断裂之后,盖聂之所以用木剑替代,其理念便是剑乃身外之物,力量还是源自于用剑之人。
  
  只是,他现在的境界还达不到顾鸣这样以气化剑。
  
  其实顾鸣所说的心中有剑,也不过是针对于寻常的修炼者而言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